台商父子轉戰越南,陸企都來了、不快不行!

因应贸易战全面启动,台商汽配件钣金厂也在越南设厂组生产线,这对父子回忆20年前的中国就是这般模样,再不加速布局就来不及了!

「这里就像20年前的中国,」1986年次的尚宗弘(化名)与父亲尚达民(化名),站在高处鸟瞰1万1000平方公尺的偌大新厂房,有感而发。

这对父子不敢用真实姓名接受访问,“远见”镜头也只能捕捉到两人的背影,原因是不希望大陆官方知道,他们正默默把部分生产线搬到越南,深怕被上门关切,惹上麻烦。

「大陆鼓励一带一路,我们来越南是尖兵,但如果被讲成贸易战的逃兵就不好了,」父子俩纠结在尖兵与逃兵之间,选择低调。因为虽然转移产能到越南,并不代表大陆要收了,仍希望打好关系。

父子俩的新工厂位于南越的工业大省同奈,由33岁的尚宗弘从头到尾参与兴建的汽配件钣金新厂,「诞生」不过三个月。机器到目前为止调适得还不错,象征他的接班培训有个好的开始。

小学四年级,1995年时,因为父亲到上海闵行区设厂,尚宗弘跟着移居上海,犹记当时很多生活用品得从台湾背到大陆。如今,遇到中美贸易大战,为规避高额关税,他再度与父亲前进越南,设立第二生产基地。

两次挪移,一切都是从无到有重新开始,为命运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。「贸易战是一个催化剂,加速了我们的进程,」尚宗弘说,如果没有贸易战,南下越南可能到现在还停留在讨论阶段。

父亲尚达民观察,贸易战不只把大陆台商逼出来,许多陆企也纷纷到越南。例如他刚从上海搭机到越南,同班机乘客中有许多大陆的技工工程师,都是被派到越南设立新厂的。

实地步入这对父子的全新厂里,只见厂房里,平板自动下料机的机器一上一下,把一大片钢板组件打成网状。新厂从寻找土地,价格谈判再到施工验收,半年就盖好,动作迅速。

「不快不行,呵呵,」尚达民笑说,贸易战瞬息万变,应变要比竞争者快。

看准缺工潮投资自动化商机

目前他们在大陆工厂生产的钣金,出口美国占三成营收,其中一成受到25%关税的影响,于是将这一成输美产品,转移到越南生产。

他们担心的是,还有3250亿美元大陆输美产品,等待6月底中美两国领导人在G20的会谈结果,如果谈不拢,「可能会全军覆没,全部输美产品都要转。 」这样,他在越南还得扩大设厂!

排除无奈,投资越南也让这对父子看到了全新的机会。

首先是提升竞争力。「不是每一家大陆的工厂都有能力到海外建厂,」尚达民表示,自己能出来,而大陆的竞争对手不能出来,自己的竞争力便增加了。

另一个机会是自动化。由于大量工厂涌进越南,尚达民判断五年后越南就会缺工,他所开发的汽配件钣金「一线流生产」模式(one piece flow),串连整合十余种机器,能快速换模,快速换线,一件产品所有的生产工序集中在同一台生产装置中。如此省时高效的制造系统,将开辟出新商机。